UU小说网-第一百七十九章:日本来信

官网线路-好记不迷路-UU阅读-UU小说
线路1:www.uuyd.net
线路2:www.uuxs.vip
韩国H漫画-BL耽美漫画(每日更新)

  刘小淇不同于其它的同龄女孩子,她出生在警察世家,长大后也是为了追求刺激才当了警察。

  她胆子大,她性格开朗活泼,当然,也不失温柔。

  众所周知,警察在读警校时,都是要学习心理课的,所以她刘小淇很会调解自已的情绪。

  怎么说呢……她就是那种中了枪也不会哭的女孩,很坚强的那种。

  所以,昨夜发生的一切,并没有击倒她,更何况她还没有失身于他人。所以当张扬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刹那,她把一切都抛到九宵云外了。

  用她的理解就是,反正也被张扬看了,又被他亲了摸了,而且自已也喜欢他,那就给了他又如何?

  她也是女人,也有七情六欲,也看过毛-片,偶尔睡不着时也有性幻想的。

  所以当她与张扬这么赤裸相见,这么近距离的又搂又抱时,她就决定和张扬好了。

  不管日后,不管明天,她只要现在,只想现在把自已给了憋得直咽口水的张扬。

  最开始时,她是疼,真疼,也流了血,但随着张扬的爱抚,亲吻,安慰,她竟然发现这原来是如此美妙之事。

  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一种邪,一种邪恶与坏,不论是男人也好,女人也罢,上了床后,都会释放出这种邪,这种最原始最直白,最亲切的肉体交流。

  再刚强的女人,被男人日的时候,也会是小鸟依人,也会完全的释放自已心底里从未有过的压制情绪。

  警察也是一样,商场上的女强人也是如此,她们或许会在人前冷酷无双,但是一到了床上,还不就是男人怎么摆弄怎么是?

  刘小淇初尝禁果的滋味,所以觉得很美妙,所以也就渐渐放纵了自已,轻声的享受着这种美妙,这种迟来的爱。

  二人的手机都关了机,张扬从晚上九点半,到了晚上十点半结束了第一次欢好,而后二人拥抱着在车里聊天,半夜十二点半,张扬又有了反应,然后继续欢好。

  凌晨四点,张扬变成了一夜三次郎,刘小淇也溺爱一般的享受着这种奇妙……

  直到第二天天亮时,刘小淇才穿好了衣服,然后二人开车,走到一处垃圾点时,把被子床单,以及二人用过的卫生纸等等,通通的扔了进去。

  再然后,二人驱车进入了一家宾馆,开了个房间,鸳鸯开始戏水,洗了个澡,叫了饭菜,美美的饱餐一顿。

  “张扬,接下来就交给我吧,你说的对,这录像还不能删,删了我也没有直接证据了,哼哼,不过我要拿回去做处理,我嫂子就是计算机高手,让她处理一下,交给我爸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解释谁救的你呢?”张扬笑着问道。

  “解释个屁啊,是他们来向我解释好不好?反正那时候我都人事不醒了,这件事一定要向叶家和冯家讨说法。”

  “用我送你回去吗?”张扬穿好了衣服,这厮与刘小淇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进展之后,反倒不知怎么办才好了。

  毕竟他是不可能和刘小淇最后走到一起的,刘小淇也知道他有老婆孩子的。

  当然,现在的刘小淇还正处于恋爱的甜蜜期,她也没提起大狐狸,没问张扬的过去种种,反正都给他日了,以后就听他的吧。

  这是刘小淇的想法。

  “当然要送啊,先送我回警局,我取了枪再说,没枪在身上我自已都没安全感。”刘小淇比划了一个枪的动作,这小妮子是巾国不让须眉的。当初在香港时,她可是顶着枪林弹雨都往前冲的。

  “行,听你的。”张扬就笑着点头,这厮是得了便宜了,又抱了一个美人归。

  刘小淇与康晓云长得像,她的单眼皮特别美,张扬是怎么看怎么欢喜的,日了刘小淇,他就好像完全了一个多年的夙愿一般,感觉他这辈子值了。

  二人退了房,然后驱车到了市局不远处,只是刘小淇并没有直接下车,而是举起了手机问道:“以后怎么联系?是背着你的仙子老婆,还是咱们单线联系?或暗语联系?”

  听到刘小淇的话,张扬有点发蒙,不过他还是点头道:“该怎么联系就怎么联系,没事儿的。”

  “那我要是想你了呢,想和你……那个,怎么办啊?”这刘小淇也够直白,够大胆,够豪放,听得张扬是心猿意马。

  “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,没事的。”张扬溺爱的揉了揉她的脑袋。

  “嘿,这话我爱听,不过你放心吧,我不会拆散你和你的仙子老婆的,反正都这样了,咱们走一步算一步吧,我这辈子可能就是欠你的,替你挨了枪,又把自已给了你,就这样吧……”刘小淇说到最后的时候,似乎有一种无奈与苦楚,只是说完后她就转身下车。

  她没有回头,但张扬却看到了她在下车的一瞬间似乎泪如涌泉,她在自已面前装得像个铁人,但背对着自已时,却还是一个弱女子,有血有肉,有感情的柔弱女子。

  她一边走一边擦着泪,还背对着张扬挥着手,很潇洒的那种挥手的动作。

  张扬突然间眼圈有点发红。

  刘小淇知道张扬不能给她什么,二人的结合就是一种错误,只是即便是错误,她刘小淇也是心甘情愿的,她想要这种错误,会承受这种错误。

  因为她喜欢!

  张扬驱车离开,他知道,余下的事情,刘小淇就会处理了,她毕竟是受害者,至于警方,也绝不会找到他。

  当然,只要刘小淇不说,就没有人知道是他干的,是他爬上了三十楼,闯入杀人!

  四合院冷清下来,虎子走了,回了中海。

  二狗和四毛也走了,二人去了成都。

  田二腿也走了,好像他走之前说是回老家取鹰,他的海东青要取过来。

  所以院子里只剩下了三个人,老郭光头佬高达和疯子余天。

  老郭不喝酒,所以高达和余天也喝不起来。

  大小狐狸还在,因为这里是她们的家,张扬是她们的男人。

  张扬回来后,大小狐狸什么都没问题,连小狐狸都没问什么。

  这也正是张扬喜欢她们娘俩的原因之一,大狐狸一向都是什么都不问的,小狐狸也继承了她的这种性格。

  老郭在院子里练书法,这厮也不知怎么了,自香港回来后,就开始临摹张扬的书法,可能是他以为以后打不动拳了,也要出去卖点字。

  余天蹲在墙角在数着蚂蚁,由于院子里暖和起来,所以有蚂蚁出现了。余天的神经本来就不正常,数蚂蚁玩倒也附合了他的本性,张扬走过他身边时,他也没抬头,似乎已经查到了第五十三只,嘴里嘟囔着:这只应该是公的……

  张扬对他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,不过还没有开始心理治疗,张扬要找机会和他彻谈一次的,只要他心里的疙瘩解开了,什么病也就没有了。

  高达无所事事,用曲别针做了个鱼钩,坐在鱼池边钓金鱼呢,张扬回来时,他也是瞥了张扬一眼,然后一句话也没说。

  这个年,就这么过去了,大年初九了,进入二月末了。

  “张扬,你母亲昨天来过家里。”张扬坐下来后,大狐狸给他倒茶时,说起了昨天发生的事儿。

  原来杨梅在昨天来了,拿来了一些名贵礼品,与大狐狸聊了会天。

  张扬不在家,大狐狸不可能把她这位婆婆轰出去的,所以杨梅就进来了。

  “她还留了一张卡,说里面有一个亿美金,让你喜欢什么就买点什么,我也一样,是给我们的。”大狐狸轻声细语,她一向都是不急不缓的,就是这个脾气。

  “我说不要,可是她走的时候硬是扔了下来,还放在这里呢,没有人动过。”大狐狸指了指桌子上的一张中国银行的银行卡道。

  “哼,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,叔叔我可告诉你啊,她暗地里瞪了我好几眼,和我妈妈说话时也盛气凌人的,好像我们都欠着她一样。”小狐狸就坐在张扬身边,在剥苹果皮。

  “下次她再来,直接轰走。”张扬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那张银行卡,他虽然知道当时他入狱时,杨梅也托关系找了人,但他还是厌恶她,不为别的,就因为小寡妇的死。

  如果当时小寡妇死时,她如实告诉自已的话,张扬或许不会这么反感她,但是她没有,她以为做得天衣无缝,连保安都被他换了,儿子也扔到了国外,但是他张扬还是发现了,就是她杨梅的儿子白晓松干的。

  所以张扬从哪方面来说,都不会原谅她了。

  “狐狸,收拾东西,明天去成都,达子,别钓鱼了,给二腿打电话,让他去成都汇合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高达扔了鱼杆,拿起电话给田二腿打了过去。

  “对了张扬,有一个快递邮件,好像是国外发来的,在桌子底下。”大狐狸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,指了指茶桌底下。

  张扬很疑惑,在国外除了鸽子与谷少龙之外,他没有认识的人了,而且谷少龙也不知道他这个地址的。鸽子更不会发什么邮件的。

  张扬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特快专递,上面写着的是日文,一半是汉语。

  “日文?”张扬看到日文时,眉头就皱了起来,因为他想起了康晓云,他记得,十五岁那一年,康晓云一家移民到了日本的,可是之后二人一直没有再联系过。

  康晓云,就是他的初恋,那个和他在这个院子长大的单眼皮女孩。

  张扬打开了邮件,里面果然有一封信,还有几张像保险单一样的单据,上面写着的是日文。

  “小杨杨,你好!”信的开头,写着五个字,而张扬看到这五个字时,终于确认,写信之人就是儿时的伙伴,初恋,康晓云。

  只是张扬继续看下去的时候,脸色却也变得严肃起来。因为第一行中写着: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可能我已经死了

  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