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小说网-第四百一十二章:借样东西

官网线路-好记不迷路-UU阅读-UU小说
线路1:www.uuyd.net
线路2:www.uuxs.vip
韩国H漫画-BL耽美漫画(每日更新)

  热门推荐:、 、 、 、 、 、 、

  所有人都是一愣,转过头去,就看见旁边躺在地上的陈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,正懒散地靠在旁边赵开山开过来的那辆皮卡车车斗上,点起了一枝烟来,双手抱肩,斜叼着烟冷冷地看着他们。

  远处,坐在大椅里的蜈蚣就皱起了眉头,看了绑他来的那个小弟一眼,眼神颇有些不善。他当然清楚中和堂的绑人用的迷药是什么东西,那是按照古方特制的迷薰香,一旦人嗅了进去,只要不是用冷水浇头或是进医院特殊医制,是绝对不会醒过来的。可这小子怎么就醒过来了?难道是药量不够?还是这小子体质太好了?

  “老大,我是下足了药量的,没想到这小子体质这么好,居然自己就醒过来了。”那个下属一个哆嗦,赶紧解释道。蜈蚣在天州市道儿上虽然威名不显,但向来手段狠辣,在他手下做事,稍有不慎,断手断脚那是常事,尤其是对于办事不利的小弟,蜈蚣向来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,所以,这个下属也有些害怕了。

  蜈蚣“哼”了一声,倒是没有再多做计较,心底下也暗道可能是这小子天生体质超好,才会让这个迷烟效果不佳了。他哪里知道,陈豪自幼就接受过各种抗毒训练,体质迥异于常人,同时对于这种毒素极为敏感,他刚一上车的时候就闻出来了,于是就略开了下窗子,同时间断式闭气,一路装晕迷被“绑”到了这里,就是要看看倒底是什么人要对他不利,不过现在的情况已经清楚了,他也无须再装下去了。

  “你的意见?你的几吧毛意见啊?小子,你乖乖待在这里,别他妈乱插话,否则让你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”性情暴躁的赵开山手里的大朴刀一指陈豪,眼神狞猛地道。

  “哦?是么?”陈豪耸了耸肩膀,果然就靠在皮卡车车斗旁边,不再说话了。不过,远处的蜈蚣却是眉头皱得更紧了,有些意外地看着陈豪,按理说,一个才刚刚二十岁的年轻人,见到这种地下帮会大聚会的场面,就算不吓尿裤子也不会如此镇定的,却没有想到,这小子居然如此冷静,并且,好像是在看戏一样,神经简直就如同钢铁般坚韧,这小子,倒底什么来路?

  “蜈蚣,咱们也别磨叽了,一句话,四六,你四,我们六,这利润更丰厚了,如果你同意,那就喝个血盟酒,咱们一起干,如果你不同意,那就一拍两散,人我们带走,我们另找经纪人。”赵开山不愿意再这么没结果地磨叽侃价下去,直截了当地道。

  蜈蚣看了他一眼,又隐蔽地看了那边的陈豪一眼,不知道为什么,陈豪总是会给他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,深吸了口气,突然间就下定了决心,脸上就浮现出笑容来,耸了耸肩膀,“这事儿我不干,太缺德了,我只是想是摆摆事儿而已,可没有太多的其他想法。既然你们想干,你们就带人走吧,跟我没关系了,请各位自便。”

  “蜈蚣哥……”旁边的云明臣听得暗地里直跳脚,***,好不容易逮到了陈豪,自己还想在陈豪面前威风一次好好地收拾他一下呢,结果可倒好,自己白花了一笔钱请了蜈蚣哥来摆事儿,最后却连根狗毛都没有捞到,这让他如何不急?!

  “妈的,给我闭嘴!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?事儿没办成,我会把钱退给你,再他妈在这里多磨叽一句,老子挑了你的手脚筋,让你变成废人!”蜈蚣转头大骂了过去,云明臣一缩脖子,心底下又气又恨,却是不敢再说什么了。

  远处,陈豪深深地看了蜈蚣一眼,蜈蚣依稀看到他眼里浮现出了一丝意蕴难明的笑意来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不过,他的心头却是莫名其妙地一松,突然间感觉到脖子上有些痒痒,摸了一把,他发现,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,流下了冷汗来?!为什么会这样,他自己都没有搞清楚,简直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“这小子可是株摇钱树,到时候,真赚了大钱的时候,蜈蚣,你可别后悔。”远处的花佛见蜈蚣似乎打定了主意,知道势不可回,也不再多磨叽了,一指蜈蚣怒哼了一声,转身带着人就往外走。

  “小子,乖乖地跟爷们走,敢有半个不字,老子把你卖到非洲去卖屁股,想必,如你这般长得如此漂亮的男人,那些重口味的非洲爷们会非常喜欢的。”赵开山扛着大刀,走到了陈豪面前道。

  陈豪看了他一眼,笑了,深吸了口烟,随后将烟头扔在了地上,并没有理会他,而是抬起头来,望向了对面的蜈蚣,突然间提气朗声说道,“蜈蚣哥,向你借一样东西,你肯不肯?”

  “随便。”蜈蚣眼角抽搐了两下,轻哼了一声,勉强说道,虽然不知道陈豪要借什么,可是他居然点头答应了下来,也让周围的一群老大们吃了一惊,都没搞清楚这个陈豪要借什么,而蜈蚣怎么居然就这样同意了?

  “哈哈,蜈蚣哥果然是个识时务的人。”陈豪哈哈一笑,颇有深意地看了蜈蚣一眼,随后,身形一闪,近在身前的赵开山都没看清楚他的动作,他就已经蹿出去了几米远,已经到了那个神台旁边,手一搭神台,再一发力,就轻轻巧巧地跳上了将近两米高的神台,走到了关二爷的彩塑旁边,就伸出了手去,两膀一较力,“轰隆”一声,硬生生地扯断了彩泥塑的二爷手,将那柄沉重至极的大关刀握在了手中,轻轻一抖,抖掉了上面的灰尘,将那柄大刀刀柄往地上一戳,竖在那里,神台上都发出了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震得整个神台都是一颤。

  要知道,这柄大关刀至少二十公斤,不过握在陈豪的手里,却似轻若无物一般,这天生的神色,简直与他看似瘦削的身材太不相衬了。

  陈豪刀握手中,左手手向前一指,眉宇间意气纵横,眼里杀气四溢,“想带我走的,放马过来吧!”

  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