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U小说网-第一百八十二章:我损失了好多……

官网线路-好记不迷路-UU阅读-UU小说
线路1:www.uuyd.net
线路2:www.uuxs.vip
韩国H漫画-BL耽美漫画(每日更新)

  热门推荐:、 、 、 、 、 、 、

  “我不听你的什么狗屁解释,如果你还想在西城区待下去,现在立刻照我说的去做,否则,明天你就不必来上班了,直接去公安局自首!”黄尚民狂吼道,盛怒之下,“啪嚓”一声就已经摔掉了电话——他其实也憋着一肚子的火,刚才市委书记赵起业居然亲自给他打电话过来了,把现在这件事情说了一遍,紧接着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,说他御下不严,说他这个大班长做得不够格,对于他这个位置的人来说,这个批评已经足够沉重的了,甚至都有可能影响到他的仕途。毕竟,他再想往上升一步,地方推荐占有极大的话语权,至少百分之七十以上,如果市里不推荐,那他就完蛋了。

  所以,西城区区委书记黄尚民现在也是暴怒非常,把一腔*火尽情地发泄在了这个祸事的源头上。

  “我,我……”李简拿着手机,还要说什么,那边黄尚民已经狂怒之下摔了电话,他徒然面对着电话,手都已经开始抖了起来。

  而旁边的两个警已经缓过气来,就开始拿起了肩上的对讲机,准备呼叫所里,派人来抓捕这个居**的陈豪,只不过,却被李简制止了,几个民警都愤怒中带着迷惑地望着这位西城区的大官,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。

  只见李简捂着小腹,艰难地站了起来,咬着牙,深深地向着陈豪鞠了一躬,“对不起,陈……先生,今天冒昧了,多有打扰,实在抱歉,我在这里,向你,道歉……”他声音都颤了,不过那绝对不是因为愧疚和激动,而是因为耻辱与害怕。

  “嗡……”旁边旁观的人群都炸开了,我靠,这什么情况?刚才这个据说是西城区大官的人还气势汹汹地扑过来要打人呢,结果打人不成反被人打了之后,居然就变成这鸟样儿了?还给人家一个小年轻的赔礼道歉?

  那几个警察也看傻掉了,艰难地相互扶持着站在那里,已经看呆了。日,不会吧?李主任是脑抽了还是脑容量余额不足了啊?怎么闹了这么一出?何着自己一群人也是白挨打了?

  旁边的水柔也张大了小嘴巴,同样看傻眼了,她只觉得自己的原本还算聪明的脑袋现在已经有些不够转数了,怎么转都寻思不明白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“李主任,你道歉的对象好像不应该是我吧?我只不过是一个打抱不平的人而已,至于那些真正被你和你妹妹欺负过的人,你才应该向她们道歉。”陈豪淡淡一笑,只是抬了抬眼皮道。

  李简咬了咬牙,又转过头去,向着水柔深深地鞠一躬,“对不起,水小姐,我替我妹妹,向你道歉。”

  “啊?”水柔都被吓到了,下意识地就往旁边一跳,这么大的官儿向她道歉,这还真是头一遭。并且,**在西城区是如此势大,她又如何安敢让李简真的给她道歉?

  “站在那里,让他道歉。”陈豪的声音低沉地传了过来,透着无比的威严,也带着说不出的命令性质,水柔下意识地就选择了服从,没再动,任由李简向她鞠了一躬,这个道歉算是完成了。

  “你可以走了,李主任,回去好好管管你的妹妹,如果她再这样张狂,或许,这不是今天这样的结局了。”陈豪望着李简,脸色淡淡地道,语气同样淡淡,可是深处却透出了一种说不出的致命威胁来,也让李简打了个寒颤,不敢多说什么,立刻匆匆而去了。

  “我们也走吧,这里太吵了,换个地方,我们去吃饭。”陈豪站了起来,拍了拍水柔的肩膀,水柔下意识地就跟着他走了出去,等到坐在车子上的时候,水柔终于回过了神来,“豁”地转身瞪着一双妙目看着陈豪,眼底深处震惊的同时,带上了一丝难言的恐惧,“你,你倒底是什么人?”

  “学生。”陈豪耸了耸肩膀,含糊其词地道同,企图蒙混过关,可是水柔哪里肯依?!

  “你不要骗我,学生?什么样的学生能像你一般,居然能让这样的官家都向我道歉?你,你,难道你爸爸是市委书记么?还是你原本就是个权贵公子,在玩儿什么公子落红尘的游戏来骗我这样的傻女人?”水柔瞪着双大眼睛,一路刨根问底。

  陈豪摇了摇头,一阵好笑,“你有什么好骗的?我骗你干什么?再说,就算是我骗了你,你好像也没有损失什么吧?”

  “我损失了。”水柔尖叫了一声。

  “你损失了什么?”陈豪一怔。

  “我损失了对你的信任,你让我很害怕,我都不敢再接近你了!”水柔拧着小眉头,拍打着方向盘,向着陈豪大叫道。

  “我深表遗憾。”陈豪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是

  是个大坏蛋!”水柔一指陈豪,随后趴在方向盘上就呜呜大哭了起来,哭得酣畅淋漓,连妆都花了。

  “我……”陈豪为之气结,晕,这是哪儿跟哪儿啊?自己好心好意地帮了她,怎么她现在还跟自己较上劲了。

  看着水柔这样一个大美人哭得梨花带雨的,陈豪禁不住叹了口气,着实有些心疼,就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说完这话,他自己都觉得有些郁闷,帮了别人还要向别人道歉,天底下有这么郁闷的事情么?!

  “你别管我,让我哭一会儿,我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过了,呜呜,呜呜……”水柔趴在那里大哭道,陈豪狂翻白眼儿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女人心海底针,真没地方摸去。前面还是东北风呢,转眼之间就能整成西南风,让你摸不着头脑。

  “好,那你先哭着,我去抽根烟。”陈豪吁出口长气,有些头痛地道。

  “不许走,你这个大坏蛋!”水柔这一次又换了方向,一下扑在了陈豪的身上,哭得满天星辰,陈豪只能僵着身体侧歪着坐在那里,不好再动。

  水柔这一通哭啊,好像要把前些年积郁在心头的苦闷尽数全都哭出来,足足哭了有半个小时,方才云收雨住,只不过两只眼睛已经肿成了两个大桃子,妆也哭得稀哩哗啦的,说话都有着浓重的鼻音,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怜。

  “哭够了没?我这腰啊。”陈豪叹了口气,终于可活动一下了,扭动了一下腰,里面就传来了“咔巴咔巴”的声音来——任是谁这么拧着身子坐了将近一个小时,也是够遭罪的。

  ...

  | |